2012年6月4日 星期一

玉山盃賽後有感


決定今年世界青棒賽組隊資格的玉山盃在昨天正式落幕,經理出身的地區球隊能列名前四

名之中,雖然是讓經理覺得蠻欣慰的,但在玉山盃的過程與相關媒體報導中,不免還是讓

人看到一些值得省思之處,因此今天經理才會利用這個主題來做個意見說明。


首先,就玉山盃的性質而言,基本上偏向所謂的國手選拔賽,就組隊方式來看確實是類似

日本甲子園以行政區作區分,同時也是高中生在高中畢業前最後一項正式賽,也因此主辦

單位是把這個比賽定調為跟日本甲子園以及韓國青龍旗同等級的亞洲三大高中賽事。當然

這樣的行銷包裝手法是無可厚非,但如果深入看選手組成來說,把玉山盃當作是「高中等

級的都市對抗大賽」可能會更為合適。經理之所以會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為從選手名單中

可以看出並非所有球隊都是以該行政區的單一學校組成,像列名前四名的球隊中,亞軍的

新北市(私立穀保家商)跟季軍的嘉義市代表隊(國立嘉義高中),都有一位非該校的球

員以補強選手身分加入,如果真的要讓此賽事變成跟甲子園一樣的比賽,那麼,就不應該

有所謂補強選手的做法存在,畢竟補強選手的做法在甲子園並沒有,反而是出現在日本社

會人球界的都市對抗大賽中(打入社會人都市對抗大賽的球隊,可從該地區的其他球隊找

尋至多3位補強選手來增強球隊實力),因此到底是要以都市對抗大賽的格局來看待這項

賽事,或仍要以甲子園的方式來行銷,可能是主辦或協辦單位都必須好好再思考的地方。


接著是關於冠軍賽後桃園代表隊(平鎮高中)拿啤酒慶祝的行為,在今天有部分媒體針對

此事進行報導,也引起不少網友的討論,甚至也有網友直接拿日本球界會怎麼處理來作引

申討論(但實際上提出這種「話題救援手法」的網友,多半是平常不關注日本棒球,只是

仰著某些「台灣美國職棒專欄作家」的鼻息來看到某些偏見而已)。以經理本身不喝酒,

甚至以前有親戚是嗜酒如命最後因為酒精中毒引發的病症亡故的狀況來看,經理還是認為

酒最好都不要碰,因為不管是酒後亂性或是所謂的酒後開車肇事,都可以證明酒是造成一

些事件的「催化劑」。當然就某些從事運動項目的個體來說,有些人確實是把飲酒當成是

一種嗜好甚至是生活作息的一部分(像是曾經拿過日本職棒三冠王的軟體銀行鷹隊主力打

者松中信彥就是一個例子),但也有為了自己的職業生涯著想滴酒不沾的典範(像是日本

職棒救援投手中相當有名氣的岩瀨仁紀,就是最明顯的模範)。而在台灣,似乎要運動選

手不跟酒精牽扯在一起,可能需要有高度自制力跟週邊也都是不喝酒的同伴或教練,才能

塑造出新的風氣。換言之,主管機關如果能從指導者或教練的行為開始著手,如此才有機

會讓球員們(尤其是未成年的青棒球員)了解「既然教練都不喝了,那我們也不應該喝」

。而如果我們再對照光星學院跟駒大苫小牧球員都因為喝酒引起軒然大波,甚至牽涉到球

隊是否能參與比賽的狀況,以及曾經來台效力的日本職棒名投高津臣吾高中時期的監督小

川成海,因為喝酒而在外跟人鬥毆而被停職的情況,就會發現台灣關於青棒或學生棒球的

主管機關,如果無法制定像日本學生野球聯盟相關的憲章規定,甚至是有所謂的例行性審

查室會議,來針對違規的選手或教練作出禁止比賽或指導的處分,那這類事件以目前台灣

的學生球界風氣而言,可能還是會層出不窮。經理有認識的同好,對於目前台灣學生球界

的一些不良風氣,很感慨的表示「台灣球界真的是從根開始爛起,而且台灣球員大部分都

是會打球的流氓」。如何扭轉這種現況回到正軌,就需要有所有喜歡棒球的人好好去思考

應對之道。


最後是關於參與的人氣以及場邊的一些動態。在台灣學生棒球賽事都不需要收門票(日本

夏季地方大賽除了國小生與老人外,觀眾都要買門票才能進場,只是差在於學生或成人票

的價格而已),對於喜歡看學生棒球或業餘棒球的球迷來說是非常幸福的事(畢竟以目前

台灣油電雙漲且物價蠢蠢欲動的狀況來說,為了看球而多一筆開支有時候會蠻心痛的),

但歷來學生棒球賽事的觀戰人氣其實並不高,昨天的玉山盃冠軍戰能有五千多人到場,雖

然不排除是學校動員或學生家長的積極參與,但這已經是相當難得的情形。跟職棒相比,

學生棒球最大的特色就是比賽節奏較快,但相對的在技術面上就無法跟職棒併論,只是對

厭惡比賽節奏過慢而投入美日職棒懷抱的台灣球迷來說,與其抱怨台灣職棒的比賽節奏冗

長,但球團方面並無具體積極作為,那藉由觀看學生球賽來取代觀看職棒,不但能省荷包

也可看到節奏讓人較為舒服的賽事,可說是一舉數得。至於在行銷包裝方面,如果我們排

除協辦單位可能並不清楚甲子園的組隊方式(前面提到過)所以在宣傳上產生的誤用,就

吸引球迷進場的手法來說,算是有一些吸引力在,不管是首次找來美少女擔任代言人,或

到場看球就有機會抽到電動機車等誘因,對於習慣「有吃又有拿」的部分台灣民眾而言,

這樣的宣傳推廣只要能持之以恆,效果會漸漸出現。但比較讓人遺憾之處在於賽事有時候

會跟轉播單位(緯來體育台)的其他節目衝突,加上轉播單位人力有限(比賽期間剛好跟

職棒賽期重疊),因此無法作到像甲子園轉播單位那樣從預賽到決賽都場場直播的能力(

早期的金龍旗算是儘可能的作到這點)。對於此狀況只能說是台灣的學生棒球還沒有真正

變成像甲子園一樣的文化或所謂的「夏日祭典」,可以讓職棒隊得讓出球場來進行全國大

賽,若有朝一日能夠有這樣的文化出現,那棒球才有資格說是台灣的國球。至於部分球員

因為受到矚目有機會出國,因此場邊除了有球探外,相關的耳語也不少。當然球員有機會

到棒球先進國家留學,不管是去日本或美國都是好事,但真正的決定權還是在球員自己身

上,週遭的人士最多只能提供意見而非代為作出決定。能拿到多少簽約金,除了是對該球

員有興趣的職棒球團能動用多少預算外,有時候也跟當年度某些特定位置的選手人才多寡

有關。像是旅日的台灣選手陽岱鋼,在念福岡第一高中三年級時,就是因為當年高中游擊

手欠收,才會讓他的價值水漲船高。而由於美國職棒將從今年七月起實施新的業餘球員簽

約金制度,各隊無不希望在新制上路前能再多搶到幾個好手,在這樣的背景條件下讓部分

國際業餘球員有可能多拿一點簽約金,也可說是「時勢所趨」。但在這樣的時空條件下被

炒高身價的球員是否真有跟簽約金相同的身手價值?這可能就得等日後球員在進入職棒後

的長期表現才能論定。不過不管是要高中畢業就出去,或是要等上了大學念兩年後才圓夢

,還是希望球迷們能給予這樣的球員祝福,而不是變成資方嘴臉來以「這個球員值多少錢

」的方式,在網路上針對有旅外潛力的好手進行品頭論足,因為這樣的行為既不厚道更無

必要。


而在玉山盃結束後,今年世界青棒賽台灣代表隊的組隊也將展開,相對之下日本方面要到

夏季甲子園結束後才會進行球員選拔,在此經理也希望中華隊的教練團能下點功夫針對日

本球界或其他幾支勁敵的動態進行情報蒐集與評估,畢竟距離比賽開打還有兩個多月的時

間,要作出具有參考價值的情蒐還有餘裕,而不要只是用瞎子摸象的方式去猜測對方可能

的球員組成,以便能在這末代的世界青棒賽中獲得好成績。

6 則留言:

  1. 音樂教師北極熊2012年6月4日 下午11:02

    情搜喔......

    根據經驗,
    我們的情搜頂多做到對方是左投還是右投,左打還是右打,還有守備位置,身材如何。
    進一步的大概就是投手的球速大概多快;如果能做到了解對方有多少球種就已經是ID派的了。

    回覆刪除
  2. 看到北極熊兄的說明,
    在下其實蠻擔心這次代表隊在面對到各國好手時,
    到底要用怎樣的方式去應對(汗)

    畢竟如果只是知道對方是左投或右投,
    左打或右打,守備是哪個位置
    卻不曉得對方對於哪種球路或進壘位置(內外角)擅長或苦手
    那到時候面對對於自己都有所研究的對手
    想要贏球可以說是頗有難度

    雖然這樣講有點老王賣瓜,
    但如果今年夏甲結束日本代表隊名單出爐後有時間
    那在下再來作一個"蓬萊高校野球部"版的日本代表隊情搜好了
    雖然世界青棒賽台灣頻道會轉播的機會不大
    但好歹藉由這樣也能夠知己知彼百戰不怠

    回覆刪除
  3. 請問大大
    根據以下新聞
    現在可以採"聯隊"了嗎?
    應該僅限地方大會吧?


    日本高校野球連盟は24日、大阪市内で今年度の第1回理事会を開き、今夏の選手権地方大会から、部員不足(8人以下)の高校による連合チームの公式戦出場を認めることを決めた。

     連合チームはこれまで、統廃合を控えた場合に限って認められた。少子化の影響もあり、日本高野連の昨年度の調査では全国で96校が部員不足により公式戦を2大会以上棄権していたことが判明し、条件を緩和することになった。全国高校体育連盟が主催する全国高校総合体育大会では、部員不足による連合チームの参加は認めていない。

     連合チームの条件は同じ都道府県高野連に加盟し、原則として週2回程度の合同練習をできることが望ましく、関係校間の距離は問わない。適当な相手校が見つからない場合、近隣の高校から選手を借りて単独チームとしての出場も可能。

     連合チームの参加は1997年度から始まり、昨年の東日本大震災で被災し、部員数が減少した高校同士の連合チームも認めてい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抱歉
      忘了打來源
      這是來自朝日新聞社的

      刪除
  4. 首先先感謝張先生您的指教


    關於聯合隊的組成上,

    日本方面一直是以既定原則審核通過後才允以籌組聯合隊

    也就是說,若是因為球員人數不足,

    或是因為兩三所學校即將在兩到三年內整併合一等情形,

    甚至是像去年福島核災後,部分學校因為是在撤離區域內,

    故學生得分散到其他學校就讀甚至轉到其他縣學校就讀的不可抗力狀況

    那此時只要學校提出組成聯合隊申請,高野連審核後都會給予通過

    而且也不是沒有聯合隊打出好成績的案例

    像是2007年鹿兒島的"德之島聯合"

    (由德之島,新設德之島,德之島農三校組成)

    該隊就殺入了當年鹿兒島夏季大會四強,一度引起旋風

    如果經理沒記錯的話,若該校能打入甲子園,

    將很可能是第一支以聯合隊方式闖入全國大賽的球隊


    只是,經理之所以會在這篇文章中提到這次玉山盃的組隊狀況不大像甲子園

    反倒像日本社會人球界的都市對抗賽的原因

    在於新北市隊跟嘉義市隊,兩隊各找來秀峰高中跟仁義高中各一位選手補強

    但事實上秀峰高中跟仁義高中本身也有棒球隊,且並無選手不足的問題,

    只是因為這次的國手選拔賽為了讓地區代表隊實力增加,因此才開放"補強選手"

    這跟日本高野連以"球員人數不足故同意組成聯合隊"的出發點可以說是完全不同

    換言之,在這樣的狀況下要刻意強調玉山盃等於台灣的甲子園,

    基本上會讓了解日本高中棒球的球迷覺得有點奇怪.


    總之,台灣球迷必須了解,日本高中棒球之所以有聯合隊,

    是在部員缺少下不得不然的做法,

    跟台灣常見想要變成"區域明星隊"的構想,

    兩者之間的差別為何

    回覆刪除
    回覆
    1. 恩恩
      感謝大大如此詳細的指教~

      刪除